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对法国及欧洲政治经济的影响

阅读: 1071发布时间:2020-11-03 16:36:33

 2017年5月7日,法国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,中间派独立候选人、“前进”运动领导人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击败极右翼政党“国民阵线”候选人马丽娜·勒庞,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。

  马克龙现年39岁,1977年生于法国亚眠,曾就读于巴黎政治学院、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等名校。2001年,政治立场左倾的马克龙加入社会党。2004年供职于法国财政督察总局。2008年辞去公职后转投罗斯柴尔德·希尔银行。2012年奥朗德当选总统后,受到奥朗德赏识的马克龙弃商从政,出任总统府副秘书长。2014年8月,奥朗德任命马克龙出任法国经济部长,时年36岁。马克龙在任内主导经济改革,克服阻力强推《促进经济增长、活动及机会平等法案》。

  2016年4月,在政治上踌躇满志的马克龙创建“前进”运动,提出“跨越左右之分”的政治主张。同年8月,他辞职为参选总统做准备,随后于11月正式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。2017年4月23日,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束,马克龙和勒庞分别以24%和21.8%的得票率领先其它参选人,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的终极对决。

  马克龙是典型的精英派,他身上有许多靓丽的标签,如名校生、银行高管、最年轻的经济部长。这些标签给公众塑造出年轻有为、励精图治的形象,受到法国西部以及大都市民众、白领阶层和在全球化中受益的民众广泛支持

  本次法国大选是法国民众对全球化特别是欧洲一体化的态度体现,最终结果对欧元区、欧盟乃至全球经济的未来走向都会产生深刻影响。大选前,大部分民众担忧的极右翼参选人勒庞胜选导致的法国脱欧、欧盟分裂、民粹主义、反对移民、贸易保护等一系列极右翼做法暂时消停。

   马克龙积极倡导新的经济增长模式,主张经济自由、贸易开放、为企业减轻负担,同时也强调财政开支对投资和消费的拉动作用。具体包括如下几方面。

    第一个是增加就业。主张改革用工制度,给企业松绑,具体措施包括增强企业用工弹性、赋予雇主随时解聘的权利并降低企业缴纳的高额社会分摊金。

    第二个是减税。通过减少企业税来刺激再生产,激励企业研发创新,承诺逐步将企业税从现有的33%下调至25%。在个税方面,马克龙主张改革巨富税(税率平均75%),减免中产阶级(约80%法国家庭)的居住税。

    第三个是支持自由贸易。他赞成欧盟委员会此前签署的一系列协定,但同时也认为欧盟同其他经济体签订新的贸易协议时,其他经济体要严守欧盟在安全、社会保障和环境方面的标准。

第四个提倡发展新兴产业。马克龙比较重视信息化、数字化、现代化的生态产业发展,明确提出投资100亿欧元设立创新型产业基金,并将清洁能源、生态保护和有机农业列为重点建设的项目。

  第五个是提出对议会简政革新。计划减少1/3参议员数量并为其另外安排职位;缩短议会立法流程和时长,设立评估机制规范政府行为;限制倡议增加女性、青年和非法裔法国籍公民在议会中的席位。

   在欧盟议题上,马克龙是坚定的“留欧派”。马克龙赞成法国在欧盟框架下继续同各国展开合作,并留在欧元区。同时,他也提出法国应在国防、移民、货币等领域同欧洲各国继续紧密合作,以提高法国在欧元区和欧盟的影响力。

   当下,西方反全球化的浪潮在中低收入和蓝领阶层,有着广泛的民意基础,并不会因为马克龙当选而消停。它还会不断地引导着保护主义,贸易战,严格限制移民等反全球化行为。

  马克龙当选施政对法国乃至欧盟固有其积极的一面,但不确定性的事项仍多,政策推行起来难度不小。马克龙在前政府中担当的是幕僚角色,政治生涯几乎是一块白板,没有当过议员,缺乏从政经验。

  马克龙的国内经济政策属温和进取型。他的大部分政策主张可以得到多数人支持,比较受争议的几个政策,如增加用工弹性以及贸易自由议题也基本是延续已有的政策措施。因此,马克龙的政策不会在民众层面遇到太大的阻力。马克龙要面临最大的挑战很可能会来自国民议会。在竞选中,马克龙给法国规划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方案,计划5年内在农业、环保、能源、城市建设、教育等领域支出至少700亿欧元。这些计划已经在国民议会中引起了不小的争论。想要在国民议会通过如此庞大的财政刺激预算,就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和党派力量作为后盾,而这恰恰是马克龙所缺少的。马克龙领导的“前进”运动党是2016年刚成立的新党派,在接下来的议会选举中,马克龙的党派未必能够占得多数席位。因此,马克龙有可能要面对“联合政府”的局面,即总统和总理在国民议会中分属不同党派。这就给马克龙政策的推行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。

   除了政策推行的难度外,新任总统的首要任务是解决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。失业率高企是困扰此前7届法国总统的历史性难题。尽管法国具有完备的工业体系,人均GDP超过3.6万美元,但近年来法国的总失业率一直徘徊在10%左右。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23.7%,超过了欧元区和欧盟的平均水平,是德国同期青年失业率的3.5倍。

  失业率居高不下的背后反映出法国经济固有的结构性问题。强大的工会力量导致劳工制度日渐僵化,过高的用工成本又限制了法国在欧元区的竞争力。法国的中产阶级和中小企业要支付大量名目繁多的赋税,反过来又进一步限制了国内的投资和消费支出。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缓慢,航空航天、高铁、核能等重工业占比依然较高,新兴产业发展相对不足。除了自身原因,法国经济还受制于复苏缓慢的欧洲经济环境。近年来,欧洲经济复苏乏力,在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发展下的

法国很难独善其身。面对这些问题,法国需要实施一揽子政策来综合应对,也需要国际经济复苏环境的配合支持,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临时几项政策措施就能解决问题。振兴法国经济、弥合法国社会阶层裂痕,以及巩固法国在欧洲内部地位的任务,将考验马克龙的执政能力。